接不接受加班?“00后”們這樣說
來源:北京青年報 日期:2022-08-15 瀏覽

今年,“00后”初入職場。在社交媒體上,他們被塑造成“職場反抗者”的形象,身上仿佛貼著“一言不合就勞動仲裁見,拒絕內卷堅決不加班”的標簽。

  事實上,在“00后拒絕加班”等沖上熱搜的同時,他們也有“支棱起來”“沖沖沖”的一面,在聽到下面這些講述之后,你會發現,“00后”對于工作的定義既包括奮斗付出,也包括對自身權益的爭取。加班或者不加,對于他們來說是道論述題,而不是非此即彼的選擇題。

  職場掃描

  “我的值班表是‘白夜休休’”

  講述人:小薛

  年齡:95后

  工作:一線城市公安干警

  加班頻率:不固定

  我2019年從公安大學畢業后,先去了基層派出所工作,后來又調到了網安。我們這里不叫加班,而是叫“值班”。

  全國派出所都一樣,都得值班,我們執行的班次是“白夜休休”。也就是周一上白班(朝9晚6),周二值班24小時,周三就可以休息了(但有的派出所工作特別多,周三也要上班)。

  一般來說,周四也可以休息,但很少有人能享受休假。周五就又開始一個新的循環。

  當有重大安?;顒訒r,我們內部叫其“打鐵”,這時候就2天安排一個大夜班。

  在派出所工作時,神經時刻緊繃,有警情電話,5分鐘內要抵達現場,不分晝夜,風雨無阻。

  一天一個派出所可能出四五十個警。我自己最多的一天出過10個警。

  這是我們正常的工作,此外還有日常安全維護,比如去學校、醫院等,經常是上下學高峰護送完孩子,接著回派出所辦案子。

  后來,我離開派出所,進入網安工作。有人覺得網安“不就是敲敲電腦嘛”,但眼力、腦力、定力缺一不可。

  暗網犯罪、跨境賭博、黑客攻擊、追查造謠、保障重大會議網絡的安全等等都是網安的工作,但又遠遠不僅是這些。

  我們日常工作是在辦公室里,但每周也需要“值一次班”,眼藥水變成了必需品。

  公安干警辛苦,全國都是如此。穿上這身警服,就要勇于擔當、連續作戰和敬業奉獻,畢竟老百姓和國家需要我們。

  “我的加班節奏是‘隨@隨到’”

  講述人:郎麗

  年齡:95后

  工作:互聯網大廠部門負責人

  加班頻率:隨@隨到

  我的工作單位是名副其實的大廠。對我來說沒有什么加班不加班的概念,我好像從來沒有真正下班過。我管它叫“隨@隨到”。

  我的工作時間理論上是早10點到晚7點,但我們的手機必須24小時開機,領導可能會在任何時間打電話或@你,讓你去馬上完成一項工作。

  我曾凌晨兩點被叫醒,讓馬上做出方案并于凌晨四點上交。

  可方案我一人根本搞不定,需要下面的同事提供數據,這時我要給同事們一個個打電話。問題是,有的同事根本就叫不醒。

  有人可能會問,領導都不睡覺嗎?

  事實上,每個領導的作息不同,領導一多,他們的作息時間就無縫銜接了。

  從來到大廠,朋友們約我吃飯、逛街的次數就少得可憐了。有一次,我好不容易和另一個在大廠上班的姐妹約飯,結果我倆對著沸騰的火鍋,抱著各自的電腦“噼里啪啦”。

  “我拒絕加班后,老師什么也沒說”

  講述人:陳海

  年齡:00后

  工作:土地資源公司職員

  加班頻率:幾乎每天

  去年我剛剛大學畢業,入職了這家土地資源公司,因為公司的規模很大,讓我感覺很踏實。不過,剛上班一周,我的這份踏實就被不安代替了。

  這種不安感先是來自于試用期帶我的老師,他比我大10歲,每天的工作是“007”制,基本上不回家。第一周他安排我出差,6天跑了4個城市,最晚一次是到凌晨三點才休息。

  有一次,我在返程的高鐵上又接到了他的電話,讓我返回出差城市完成一項緊急任務,那一刻我感覺未來跟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一樣,匆匆而過。第二周的周五,臨下班前,那個老師走過來跟我說,周末有事會給我打電話。我幾乎是本能的脫口而出,“周末不要給我打電話,我手機關機,有事情周一再說?!?

  那一刻,我周圍的同事都抬起頭看著我,那個老師比較平靜,轉身就走了,什么也沒說。

  從那以后,我周末就沒再加過班,老師對我的態度也沒什么變化,這讓我有點意外,不過心里還是很高興,說明我的抗爭是有用的。

  后來,我覺得無法接受這家公司的公司文化和工作性質,試用期的最后一天,我拿著辦理轉正的材料到公司人事部直接辦理了離職手續。

  “公司說,加班是為了比其他公司更努力”

  講述人:小段

  年齡:98年出生

  工作:安全公司

  加班頻率:幾乎每天

  現階段,只要自己的付出和收獲成正比,加班就完全能接受。

  我在一家小公司從事運維工作,幾乎每天都會加班,身邊同事和我一樣,大家對于加班早已習以為常,也幾乎不會抱怨。

  我剛畢業,很珍惜在這家上市公司工作的機會,而且我現在還處在試用期,為了順利轉正,很想通過努力工作來獲得肯定。

  公司每個月第一周的周六要統一上半天班。公司對此的解釋是,公司是白手起家的,很早以前是大小周制度(單雙休循環),現在改為雙休,但不能忘掉奮斗發家的日子,總要比其他公司更努力一點點。

  在我看來,這種加班文化“存在即合理”,如果一個人每天只工作8個小時,可他所處的行業卻一直在成長,身邊的人一直在“卷”,那遲早會被淘汰。

  我經歷過加班最晚的一次是到凌晨4點,給客戶升級設備,因客戶所處的環境與實驗環境有差異,我只能現場打電話求助其他同事來解決。這件事讓我積累了經驗,提高了處事能力。

  入職兩個多月以來,我只享受過兩次雙休,最近也一直在加班,因為公司在搞網絡攻防演練比賽,我需要“三班倒”。

  事實上,我挺喜歡這種快速成長的感覺,這意味著我的工作有挑戰性、有發展空間。在我看來,加班這件事很好理解,就是給多少錢辦多少事,我給公司盡力干,公司給我物質和精神上的回報。

  “視頻可以改,但我下班了”

  講述人:小鄭

  年齡:99年出生

  工作:公司內容運營

  加班頻率:幾乎每天

  “可以改,但是我已經下班了”,在連續四五次下班修改視頻到晚上10點多后,我終于說出了這句話。

  我剛參加工作不到五個月,目前在上海一家新科技類初創公司從事文案工作,每周單休,規定工作時間是早上10點到晚上7點,但公司里的員工工作到晚上10點多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的工作內容是一個人負責整個公眾號的運營,除了文案撰寫之外,還要負責視頻剪輯,工作量遠超預期,比入職面試時談到的工作內容增加了不止50%。

  在最初幾次接到剪視頻的任務后,我抱著學習的心態接受了安排,但后來發現,每次剪視頻時,領導都不會一次性把問題說清楚,比如我把字幕都配好后,他說素材不行,于是我要將所有內容重新再做一遍。

  并且這個工作時常是快下班時才分配給我,告訴我“急著要”,可當我剪完視頻晚上10點多發到釘釘后,信息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都處于未讀狀態。

  我認為,工作之外還要有生活,工作內容安排要井井有條,減少無謂的損耗。

  所以,那次我忍不住,明確拒絕了??墒蔷芙^并沒讓我很痛快,反而有了不少的焦慮,開始為自己的職業道路擔憂起來。

  這次拒絕會不會得罪領導?我是不是不如同事更吃苦耐勞?這些是否影響我之后的職業規劃?我覺得,所謂的“00后整頓職場”這個話題里,00后們敢于拒絕加班,更多的是源于年齡的優勢,以及對父母家庭提供的經濟支持。所以我有時候想,等到00后年紀大了,也許會更輕易接受加班吧。

  專家說法

  勞動法對加班有明確限制

  執法等方面各級部門應更積極

  對于加班問題,代理勞動關系爭議案件多年的資深勞動法專家、北京中銀律師事務所寇英杰律師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四十一條規定“用人單位由于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后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對勞動者的身心健康是有基本法律保障的。個別單位在企業制度中規定,如企業要求員工加班,員工必須服從,不服從構成違紀等等,都是違法的,對于加班,除非涉及國計民生、搶險救災等,勞動者完全可以拒絕。

  但在現實情況中,勞動者在與公司的關系中天然處于劣勢地位,很多勞動者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會選擇自愿加班,在這一過程中公司掌握更多主動權,而企業在很多情況下由于缺乏政府的監管,很多時候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往往得不到保障。從業者的權益有賴于從各方面進行保障。

  法律應進一步對不合理的工作時間以及不合理的用工模式進行規范。尤其是出臺一些規范靈活就業群體用工模式的法律規范,彌補目前法律的欠缺和漏洞。

  在執法上,政府監管部門應當起到監督的作用,針對不同行業制定不同級別和強度的監管機制,同時還應當加強預警機制,加強事前事中事后監管,制定常態化、不定期的檢查機制。在新業態方面應及時查處侵害新業態勞動者合法權益的平臺企業,對嚴重違法案件予以公布。

  有關部門也應積極行動起來,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中也指出各級工會要發揮作用,各級法院和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機構要加強勞動爭議辦案指導,各級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要加大勞動保障監察力度,各級交通運輸、應急、市場監管等職能部門和行業主管部門要規范企業經營行為。

  對于勞動者個人,在遇到自己合法權益被侵犯時,可以積極在工會和集體等組織發聲,做個有心人,留下相關的加班證據。只有全社會共同參與到勞動用工監管機制中來才能形成有利于勞動生產可持續發展的生態模式。

  文/本報記者 張子淵 朱健勇 陳靜 實習生 孫哲 張星雨 牛秀敏 蔡雪琴 黃梓航

  統籌/林艷 張彬

  問卷調查

  你是否愿意接受加班?

  在很多企業管理者的眼中,00后都是個性極強、不愛加班的群體。多位00后對北青報記者表示,他們不是不愿意加班,而是希望“付出是有意義的”,如果付出后能得到應有的勞動成果,他們也不會特別排斥加班。

  一份《2022大學生問卷調查報告》中,針對是否接受加班問題,3594名2022屆本科畢業生給出的答案顯示:超過一半的應屆生愿意為了薪資待遇接受加班,接近三成的應屆生雖然覺得很難接受,但依然會忍一段時間。這些答案表明,區別人們對“00后”的刻板形象,他們對于加班看似有很多怨言,但又表現出十足的韌性和耐受力。

【編輯:宋宇晟】
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第二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