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随中山舰一起沉没的怀表 正在甘家大院三
分类:家居资讯 热度:

  80年前的一个下午,在湖北金口的江面上,中国抗战史上赫赫有名的舰艇——中山舰,被6架日军战机击沉于长江。21年前,中山舰被打捞出水后,中山舰博物馆于20世纪末在武汉建立。前段时间,三位南京修表老师傅从中山舰博物馆馆长手中接过中山舰上的四块怀表遗物,开始了维修工作。这三位老人是谁?四块怀表为什么会送到南京来修?记者日前来到甘家大院,见到这四块意义不一般的怀表。

  故事要从甘家大院的南京民俗博物馆说起。位于南捕厅15号甘家大院九十九间半的清朝宅子里,有一位叫陈仲仁的老师傅。他是江苏省劳动模范,古钟表陈列馆馆长,南京市双文明先进个人,也是南京博物院特聘的宫廷钟表维修师。

  2009年,由南京市民俗博物馆牵头,陈仲仁曾去武汉市博物馆办了一个古钟表展览,那几天在武汉参观游览期间,他特地去了跟南京很有关联的中山舰(博物馆)参观。他发现1997年从江底打捞出的中山舰遗物中竟然没有船钟,感到十分遗憾。他对博物馆许诺:送中山舰博物馆一个船钟。

  去年4月份,陈仲仁的好友、同是钟表爱好者的强明中(南京博物院总务处处长),也去了武汉中山舰博物馆参观。听到馆长讲起曾有位陈姓南京钟表收藏达人提出过送船钟的故事,可因为种种原因,船钟一直没有送成,他开玩笑询问“船钟还送不送了”?

  强明中一想,南京收藏古钟表、又姓陈的还真不多,应该就是陈仲仁了!他立马给陈仲仁打了个电话,两人张罗着从多件古钟表中找出了一件适合中山舰的船钟,给中山舰博物馆送了过去。

  正是这次赠送船钟的机缘,陈仲仁和强明中关注到了从中山舰上打捞出的二十多块怀表。这些怀表,打捞出来已有二十多年,上面锈迹斑斑,被风蚀得厉害。“国家不是提倡让文物活起来,让文物讲故事吗?为什么不试试让它们重新走起来,再研究下这些怀表背后的故事?”陈仲仁和好友的想法与中山舰博物馆刘馆长不谋而合。

  那么,由谁来修?嗨,眼前不就放着位修表大师吗?怀表是国家文物,把它从中山舰中拿出送到南京并不容易。经过种种手续,今年4月25日,中山舰博物馆刘馆长亲自护送四块怀表从武汉来到南京甘家大院,通过南京民俗博物馆,郑重交到了陈仲仁的手中。

  “让文物活起来”“让文物讲故事”有个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发掘文物背后的历史和故事,让这些久远的故事给现代人以启发和触动。在一遍遍清洗机芯的时候,三位修表达人努力寻找四块怀表上的蛛丝马迹,力求从这些点滴信息中解读出些许怀表背后的故事。

  根据机芯上的文字记载,这四块表均为国外制造,三块瑞士制造,另一块大些的怀表用的是瑞士机芯,为美国生产。这块比另外三块大,镶有金表环和金表盖的美国制造的怀表引起了三位老师傅的兴趣。

  在清洗出的机芯上,他们找到了非常小的几排字:瑞士机芯,镶嵌7颗钻,2种位差,1904年5月24日于美国制造,小字也清晰地显示:这是一块专门用于航海的怀表。

  从种种迹象,尤其是金表环和金表盖的外形上,三位老人不排除这块怀表是中山舰高层,甚至可能是最后一任舰长萨师俊的遗物,“能戴这种价格较高的进口表的,很有可能是中山舰的高层,另外三块怀表样子略微普通,价格也没有这一块贵,也许是中山舰士兵的遗物。”

  中山舰最后一任舰长萨师俊,福建人,1938年10月23日,也是他带着全体中山舰士兵奋勇反击日寇的空中轰炸。

  据记载,从早上8时至下午4点多,他率部多次与敌机以命对抗。在看到舵工倒在操纵杆旁后,右腿受伤的萨师俊拿步枪当拐杖,艰难地朝驾驶台挪去。坚守不住时,他命令副舰长和船员离舰,保全性命,为中山舰报仇。他自己则坚决要与舰船共存亡。后被部下强行抬至救生舢板,仍命令士兵将他送回。

  按照国际公约,当敌方舰艇战沉,人员落水时必须捞救,不得射杀。但日机竟向满载伤员的舢舨扫射。萨师俊又中数弹,两艘舢舨被击沉,萨师俊和十多位船员沉没在被鲜血染红的江水中。牺牲后,国民政府追授萨师俊为海军上校。2002年初,位于福州市鼓楼区的萨家大院加挂上“萨师俊故居”的牌子,其故居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9月,萨师俊名列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

  历史总有惊人的巧合。后来人们发现,赴日订购中山舰的晚清海军名将萨镇冰,正是萨师俊的叔祖父。

  中山舰,这艘曾在孙中山领导的讨袁行动、护法运动,为孙中山、宋庆龄提供过50多天的避险等重大历史事件中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传奇舰艇,于1938年10月24日15:50沉没于长江。而拿在甘家大院三位修表专家手中的四块怀表,仿佛又将我们带入到那段风云激荡的历史,回望到这艘舰艇的光荣、传奇与悲壮。

  一条长方形的桌子边,坐了三位老人:陈仲仁和两位师兄弟王建宁、张志民。他们都是头戴小放大镜,手拿小尖铲,正给怀表除锈。“如果一打捞出来就修会好很多。”陈仲仁有些惋惜地对记者说,这些表打捞出水至今已有21年,氧化和腐蚀得厉害。

  “中山舰在国际上的影响非常大,这些怀表应该是当年中山舰士兵、军官的遗物,也是他们与日军浴血奋战、流血牺牲的见证。”陈仲仁说。考虑到这四块表是国家文物,又承载着当年中国人抗击外侮的历史,他当即就决定免费帮助维修。

  修这四块表正常情况下需要50个工作日,因为和中山舰博物馆方面已经约好,最好能于5月4日将修好的表送回武汉。陈仲仁找来了两位修表同好:74岁的张志民和62岁的王建宁一同参与,两位师兄弟也决定免费参与。三人加班加点,差不多能在10个工作日内完成。“我们的目标是让其中两块走起来,另两块去腐蚀、保养。”

  王建宁向记者聊起了修表的步骤:首先观察外形,三个人一起研究盖子怎么打开。搞明白后就小心翼翼地打开。然后查看机芯里的信息,包括表的型号、商标、出厂地和日期,找来源;然后给手表去锈蚀、维护保养、维修。

上一篇:3批次COMOTOMO硅胶奶瓶奶嘴均因挥发性物质超标不 下一篇:2013上海厨卫展系列专访帝朗卫浴 丁钦洲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