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农民自带口粮、被褥修建“救命工程”如今
分类:家居资讯 热度:

  :上世纪80年代,电影《最后一个冬日》取景甘肃永泰。由此,景泰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决战刹马镇》、《爸爸去哪儿》第二季、《神话》、《大敦煌》等影视作品都陆续在这里取景拍摄,影片中奇雄的地貌、风沙漫天的荒漠却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这座西北小城为更多的人所熟知。

  甘肃景泰这片土地,地处黄土高原与腾格里沙漠过渡地带,是河西走廊东端门户,虽然历史悠久、文化纯厚,但早年间这里土地贫瘠、百姓生活异常艰辛。

  然而一个始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二十世纪初才完全竣工的跨世纪工程将黄河水引到了这里,五十多万人,一百多万亩土地,三代人的命运就此被改变。

  这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工程?当然,这项世纪工程背后有着很多无法想象的艰难乃至磨难。近日,甘肃籍作家阎世德出版的《大河谣——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纪实》一书出版,详尽的记述了这段历史。

  或许我们可以借机跟随这本书了解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探求曾经滋养这片土地的一份热情乃至属于这份热情的根源。

  独特的地貌、漫天的风沙让景泰成为影视拍摄的宠儿,但是对于当地百姓来说更多的意味着:荒无人烟,水贵如油,遍地黄沙,农作物难以生长……

  通过卫星云图查看,甘肃省境内的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像一张摊开的羊皮,东边是相邻黄河的景泰,西南是紧邻祁连山余脉的古浪,再往西偏北,羊皮岔开的一条腿,紧紧裹住了靠近北边的民勤。三个县,形成一个不对称的三角形,楔入这张羊皮,阻隔了巴丹吉林沙漠和腾格里沙漠的汇合,而古丝绸之路,曲曲折折又把这三个县连在一起。

  “2000多年来,生活在这片土地的三县人民,过着令人尴尬的生活:依靠背粮(乞讨)来维持他们的生命和希望,有的人,倒在了背粮的路上。”作家阎世德这样形容早年间景泰川人的生活。

  景泰川人一直在发愁:黄河水白白从脚下流过,却无法浇灌他们的田地。“水在低处流,人在川上愁。风沙不断头,十种九不收。”这首歌谣形象地写出了他们曾经的苦难。他们多希望能把黄河水引上山坡,滋润庄稼,绿化家园。

  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简称景电工程)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宿命:黄河水被提上高山、灌溉农田、浸润家园。1969年,景电一期工程上马,20世纪初全部工程完工。等待千年,景泰川人守得云开见月明,多年夙愿一朝偿。

  这确实是震人心魄的水利工程:黄河水一跃而起,冲上山头,爬上700多米的高程,穿越山谷,迤逦而来,翻腾的黄河水奔流在两百多公里的总干渠,注入支取、斗渠、陇渠,景电工程安置甘肃、内蒙两省的景泰、古浪、东乡、永靖、会宁、天祝、左旗等7县(旗)移民32万多人,绝大部分农户当年耕种,当年受益,当年解决温饱。

  据《大河谣——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纪实》一书作者阎世德介绍,在整个灌区,建成的干、支、斗渠共有1391条,长2422公里。如此长的干、支渠,如动力强劲的血管,遍布总面积1496平方公里的地方,呵护着197万亩土地,浇灌着142.40万亩肥沃的土地。

  “这些纵横遍布的渠道,如一条条细细密密的毛细血管,渗入景泰、古浪,民勤大地的深处,滋养亘古干渴的土地,随着总干渠——这条动脉血管的鼓荡,搏动一曲生命生长、繁荣、健康、旺盛的赞歌,一粒种子葡然落地,绿色的幼芽破土而出,五彩的花蕾绽放绚烂的花朵,花开的声音清脆而激越……”阎世德说。

  1996年7月6日至15日,WFP驻华代表处高级项目官员张火生先生及中欧农技中心宗会来先生,在省水利厅外事处领导的陪同下,对WFP中国3355-景泰川农业灌溉发展项目进行了竣工检查验收。大家共同认为“这个项目是人间奇迹”。

  景电工程是一项专门针对解决当地人民生活问题的工程,是精准扶贫的典型和范例,而且始于一个特殊的年代。

  “景电工程高扬程、大流量、多梯级,横跨甘蒙两省区的景泰、古浪、民勤、阿拉善左旗四县(旗),其难度可想而知。更何况景电工程面临一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尴尬,一期工程预算投资六千多万,边施工,边设计,边发挥效益;自己设计,自己施工,自造设备,自筹资金,是当初工程建设的原则和宗旨,被称为‘三边四自’方针。”阎世德说道。

  景电工程的总指挥李培福,是当时省革委会副主任,也就是负责农业生产的副省长,曾为他亲笔题词奖励“面向群众”,这四个字,也成了他一生奋斗的目标。李培福主动请缨,发誓:“水不到景泰川,我就不回兰州。”

  工程建设首先需要技术人员。当时甘肃省水电局、农建十一师、河西建委、省水利水电设计院等30多家单位抽调的各种专业技术人员,从各个单位向景泰川汇聚而来。他们分别毕业于清华大学、天津大学、华东工学院、哈尔滨工学院等大中专院校,有的还是留苏学生,来自天津、上海、江苏、河南、甘肃等十九个省市,有六百人之多,形成了甘肃水利建设史上最为强大的工程技术力量。

  在那个特殊的时代,这些知识分子大都是“牛鬼蛇神”,大都接受劳动改造“靠边站”。这些在迷茫和屈辱中的知识分子在景电工程中,找到了释放自己能量的平台。

  “上万名当地农民,自带口粮、自带被褥、自带工具来到工地,积极参与到被他们称为‘救命工程’的建设中,不需要多的诱惑和条件,一句话,一种信念,一种希望,就成了黏度很强的粘合剂,把大家紧紧召集在了一起。”阎世德介绍说,“纵观世界上任何一个水利工程,也没有这样用工的先例了。”

  1969年年底景电一期工程开工,1974年建成;景电二期工程经历开工又停工的遭遇,于1984年开工建设,1994年基本建成。为了缓解二期工程建设资金困难,肃省人民政府经农业部向世界粮食划署(WFP)申请援助,景电二期工程得到了世界粮农组织的援助,景电二期延伸向民勤调水工程,缓解民勤水资源日趋减少、土地沙化、生态环境恶化。该工程1995年11月开工建设,2000年9月基本建成,2001年3月5日向民勤输水。

  这颗闪烁在一带一路、古丝绸之路上的绿色明珠,就此闪烁生命的光泽。工程彻底改变了当地农业生产的基本条件,取得了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成为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南缘的一道绿色屏障。

  日前,得知阎老师几易其稿的《大河谣——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纪实》由兰州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一方面深感其从素材的收集到采访,再到写作与出版的不易,另一方面也明白如今的成绩只是阎老师 长时间的积累与坚持写作的习惯使然。

  五一期间回家路过兰州,和阎老师小聚。看着他满头白发,谈起之前困扰他许久的腿疾,心里五味杂陈。历时近四年,采访两百多人,几易其稿,到如今沉甸甸的书本,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也许,只有如他这般“一根筋”的人,才会在得不偿失的文字中遨游,才会如此艰辛地弘扬中华民族的脊梁,才会如此深情地讴歌为老百姓着想的人们,才会这样近乎自虐般艰难写作。

  难怪兰州大学出版社一看书稿,立即拍板投资印刷,给这本书一条“生路”,也让“景电精神”走向世人并给予更多人前行的力量。当然,这也是该书之所以能成为甘肃省委宣传部重点资助的项目的理由。如是看来,“一根筋”还真是新闻人必须坚持的操守,也是一个真正有责任感的作家所必须具备的素养。如此文字,不会畅销,但足以存世!这才是对阎老师最好的回报和安慰吧。

  阎老师于我而言,亦师亦友。进入兰州晨报后也时常感叹于他对于新闻专业主义的坚守、对身边人纯粹的交流方式以及心中的大爱,这些很好的滋养了我职业生涯早期的新闻价值观以及为人处世的态度。

  当我进入媒体行业时,他已经是非常资深的媒体人。《沙尘暴:千里河西的“梦魇”》、《5.12大地震系列报道》、《中国航天系列报道》等都成为我进入行业后的标杆。

  更令人敬佩的是2008年“5.12”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阎老师义无反顾前往甘肃省陇南地震灾区实地采访。在陇南震区他呆了27天,历经了大大小小上万次余震,目睹了很多残垣断壁的村庄和亲人的生离死别。一系列大型报道的策划、采写,都有他的身影;一次次重大灾难、重要事件的采写,他都有过参与。他曾欣慰地说,作为一个记者能够见证和采访诸多重大事件,足够了。

  在九年的利群阳光公益助学中,他总是深入每一个学生家中。只是为了“能够让真正贫困的学生受到资助。”除了对贫困家庭学生物质上的资助,他还非常注重对于学生精神上的鼓励与“按摩”。

  此后,从他对地震灾区受访者、邱少云班长锁德成以及往年阳光学子的回访中,我发现那已经不是工作的要求,而是对于采访对象的尊重,对人的关怀和大爱。

  除了报社的工作之外,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点上一支烟,泡上一壶普洱,任思绪与灵感在脑海起伏,在笔尖驰骋也许是他最幸福的时刻。

  而这一次,阎老师在《大河谣——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纪实》一书上花费的心血也令人心生敬佩。这部报告文学采访、创作历时四年多,采访两百多人,而出现在作品里有名有姓的近百人,都是经过当面采访的。他远赴北京、杭州、甘肃景泰等地,采访了参与该工程的建设者,包括前水利部部长钱正英等人,收集了大量鲜活的第一手史料。

  就作品本身看,作者具有极强的叙事能力和对结构的把握能力。这是吸引人读下去的原因之一。

  这部作品详细描述历史上景泰、古浪、民勤几县人民千百年来共同经历和面临的干旱、灾荒、贫困、饥饿。在这种背景下,走出了一个个与命运抗争的人物。每一个出场人物,有名有姓,都是经过深入采访、深入了解才进入到他的笔下的。

  这些人物不论成分、身份、界别、性别、年龄,他们共同的地方,一是同样的饥饿和贫穷;二是他们一直各自用自己的努力,试图改变现状,走出贫困;三是他们嗣后都投入到景电工程这一改变他们命运的伟大工程中。为了这个工程,有人身体致残,有的甚至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这本书很好的做到了再现和还原——再现和还原那些真实的人和事,尤其是这个工程的灵魂人物、时任甘肃省副省长、景电一期工程总指挥的李培福。作者对这些人物的描写,对他们的命运遭际,对他们的心路历程抽丝剥茧,揣摩剖析,娓娓道来,可谓用心良苦。”全国党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中共党史学会副会长高永中给该书作序如此评价。

  “我的家里就是这个工程的受益者,真不敢想象,倘若没有这个工程,家乡的父老乡亲还不知生活在一种什么样状态中。老百姓的心里,都有一杆秤,为父老乡亲写出心里话,是自己该做的事。”在谈到写这本书的初衷时,阎老师这样告诉我。

  黄河之水天上来——这是七十年代初,景泰川黄河电力提灌一期工程上水成功后,新华社准备发稿用的标题,最终因各种原因束之高阁。但这个被甘肃景泰、古浪人民称之为救命工程的大事,被当年《参考消息》评为世界十大新闻之一。今天,阎老师通过大型报告文学《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全纪实》这本长达40多万字的著作,再现了这一工程的不易和壮丽。

  相信在坚守新闻专业主义并且心怀大爱的阎老师笔下,自然可以赋予《大河谣——景泰川电力提灌工程纪实》这本书不一样的生命力,希望更多的朋友可以通过这本书了解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老校区6亿元被卖?景德镇陶瓷大学:系独立学院 下一篇:安以轩发起保温桶走秀挑战提倡打包拒绝浪费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