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违的刨子声声声入耳……
分类:家居资讯 热度:

  在当下这个喜欢追热点的网络时代,传统老手艺以及和它们相关的“守艺”人,显然都已变成小众。好在,还有部分怀揣传承梦想的年轻人,开始回归和探索传统,让那些永恒的技艺延续下去。为了表达对这些年轻“守艺”人的敬意,《都市女报》今起推出“寻找泉城年轻守艺人”系列报道,为他们点赞。

  偌大的手工体验区内,除了凿子雕刻木头的簌簌声,没有其他杂音。张晓敏同其他十多名木工爱好者一样,埋头专注于手中的木制品制作,几个小时不分神。在济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潜心于这类木工俱乐部,化身为“木匠”,享受专注做事情的幸福。

  张晓敏常去的是匠杺社木工俱乐部,这个俱乐部背后是7名年轻人组成的团队,年龄最大的是老板纪宇。在匠杺社木工俱乐部负责人王磊眼里,1986年出生的纪宇是一个对生活有情怀的人。

  纪宇同木工结缘,与他去年在杭州做的一个燕尾榫盒子有关。“去朋友家里,朋友拿出一把北欧风格的牛角椅,特别漂亮。”面对眼前做工精致的椅子,纪宇很难相信这件艺术品出自朋友之手。当他实地操作做出了一个燕尾榫盒子后,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手艺活儿,回到济南便开了木工俱乐部。

  从矩形完成到木质手镯的内外侧修形,张晓敏已经花费了近3个小时仍未结束。“木工确实是个耗时的活儿。以一把简单的勺子来说,从画形到成品,需要近5个小时。”王磊说,一个小伙子曾经从早上9:00到下午17:00,耗时一天才将勺子制作成功。

  在这个讲究效率的时代,时间成本成为最大的成本。或许正是因为木工制作的高耗时,木匠这个考验手艺和耐心的职业离我们越来越远。

  “在传统手艺渐行渐远的当下,在工作和生活追求快节奏的今天,我们需要静下心来专注地去做点东西。”张晓敏告诉记者,为了这份专注,她专门请了年假去学习体会返璞归真的感觉。

  在老手艺消失与传承的当口,以纪宇为代表的一批年轻人开始追寻传统手艺人的足迹,摒弃聒噪,化身泉城“守艺人”,守护老一辈儿留下来的智慧。在这些年轻人中,有山东建筑大学鲁班工坊的负责人,也有学机械专业和美术专业出身的设计制造师。纪宇和王磊两名非专业的“木匠”,也在用匠人的态度要求着自己。

  “专注做点东西,至少,对得起光阴岁月。”李宗盛《致匠心》的广告中,这句广告语被广为传扬。为了向传统老手艺致敬,这句话被印在了匠杺社木工俱乐部西侧墙面的显眼位置,也被很多匠人以及具有匠心精神的普通人牢记在心里,直戳生活的意义。

  或许受匠人精神感召,或许是对传统老手艺的不舍,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享受“回归”从前的感觉。“从早晨到晚上,可以一整天都呆在工作室里,完全沉浸在木工制作的世界里。一天下来,连我自己都惊讶。”木工爱好者李斯文告诉记者,在现代这个讲究效率和科技的时代,他虽然没有老一辈儿对木工的执念,但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参与,感受木工的魅力。

  今年6月份,22岁的曹秀明从山东师范大学毕业后,没有听从父母的建议,而是遵从内心成为一名木匠。学习美术综合绘画类专业的她,更愿意在传统手艺的基础上加入一些现代创意元素,让老手艺行当更加吸引年轻人群体。

  “从事这类行业的人,内心都很稳,不浮躁,喜欢安静下来的感觉。”曹秀明说,这种能静下来的感觉,让她着迷;每当做完一件手工艺品,内心很满足。

  为了传承老手艺,让更多地人加入到木匠行列,王磊打算将传统和现代的木工技艺相结合起来,并在现有的纯木工制作基础上融入皮具元素。在他看来,工匠手工打造出来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当体验者化身“木匠”专注于木制品制作时,成品也必将饱含情感和诚意。而这,或许是传统手艺人坚持老行当最好的理由,也是对曹秀明这些年轻人甘愿化身“守”艺人最佳的解释。 如同木工爱好者张晓敏所言,我们应该感谢现在的“守”艺人。有了他们的坚持,我们才能重逢那久违了的刨子声,凿子雕刻木头的簌簌声,和弥漫在空气中的木香。

上一篇:高铝砖制作工艺 下一篇:HCG和成卫浴卢承猷:稳步提升品牌 让更多消费者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