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雄狮”王文彪:把沙漠的问题变成机遇 –访
分类:旅游资讯 热度:

  43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名代表,经过深入研讨、实地探访,对全球沙尘暴防治、荒漠化治理达成共识。其中,中国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引发各国与会代表的关注,被视为防治沙尘暴的“治本良策”。亿利资源集团董事长王文彪在大会上介绍了库布其沙漠治理的实践,以下是发言全文:

  亿利集团是中国乃至全球治沙领域和生态领域的先锋企业。我这次受环境署索尔海姆先生邀请,作为企业代表参加这次以政府官员与科学家为主的会议。可以说,我是这个会上的“少数民族”。当然,索尔海姆想我更多地跟大家分享亿利30年治理库布其沙漠的经验和做法,也想以此推进他在环境署的PPP改革。

  沙漠是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哪里有沙漠,哪里就有贫困,就有战争;哪里有沙漠,哪里的降雨量就少,生物多样性就差,生态环境就脆弱。

  伊朗是饱受荒漠化和沙尘暴侵扰的国家,通过这几天的考察我发现,伊朗最核心的问题是沙漠中的生态环境与气候系统没有形成。

  伊朗治理沙漠存在很多优势,一是年降雨量能达到200毫米;二是伊朗南有波斯湾、北有里海,属于海洋性环境,气候湿润;三是伊朗和伊拉克交界处的巨大湖泊提供了很好的水源;四是伊朗的沙漠地势平坦,没有层层叠叠的巨大沙丘。具备这些条件,我认为伊朗的荒漠化问题是能够解决的,伊朗完全可以成为一个绿色家园。

  昨天,我到阿瓦士地区亲身体验了沙漠给人们带来的困扰,这种感觉我似曾相识。因为中国亿利集团治理的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是今天阿瓦士的样子。

  八九十年代,库布其每年刮起的沙尘暴有100多场,甚至刮到首都北京,刮到日本、韩国,所以邻国也有过抱怨。而且沙漠里的居民收入几乎是中国最少的,平均每年不到50美元,是中国最穷的地方之一。

  经过我带领的亿利集团近30年的治理,库布其6000多平方公里的沙漠得到绿化,相当于10个德黑兰市的面积;沙尘天气每年减少到了3-4次,减少了95%;年降雨量从70毫米增加到350毫米;生物多样性复苏,100多种已经消失的野生动物重现沙区。

  据科学评估,亿利集团累计创造出近1000亿美元的生态财富,累计带动10万名群众彻底摆脱了贫困,年均收入从400元增长到1.4万元。

  中国国家主席习多次在全球范围提出“绿色发展”和绿色“一带一路”的倡议,他告诉世人“既要绿水青山,又要金山银山”。如今的库布其沙漠变成了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这给全世界人民一个重要启示:沙漠是可以治理的,沙漠的问题可以变为机遇,沙漠里也可以长出绿色食品、长出绿色财富。这是库布其沙漠的实践成果。

  下面,我跟大家共同分享一下我在沙漠的童年,我对沙漠的认知,我在沙漠的战略与行动。

  我就出生在库布其沙漠边缘,我的童年感受最深刻两个记忆的是“饥饿”与“沙尘”。沙子无处不在,院子、炕铺、锅里、碗中,到处都是。我只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将沙漠变成绿洲”;第二个是“不再挨饿”。

  今天,我可以自豪的说,在中国政府和国际组织的支持下,经过我和亿利30年持之以恒的综合治理,已经实现了我童年的两个梦想:一是库布其沙漠上万平方公里变成绿洲,成为中国北方的绿色长城,二是沙区人民不再饥饿,成为了绿色富民。

  1988年,我成为库布其沙漠腹地一家盐厂的厂长,也就是亿利集团的前身。上任第一天,接我的吉普车就被捂在了工厂院子里,这是沙漠送的“见面礼”。

  为了保护工厂,我当时就决定,从每吨盐的收益中拿出5块钱来种树。我们成立了27人的林工队,顶风冒沙,手拿肩扛开始了绿化沙漠的征程。

  漫长的摸索中,我们不断从失败中寻找经验,从种10棵存活1棵树,到2棵、3棵,直到种活了2万多棵树。这片小小、珍贵的树林,成为库布其沙漠的第一抹绿色。最开始我们发明了第一代种树技术,即“酒瓶插柳”技术。

  甘草,是一种名贵的药材,在沙漠中长得很好。一棵甘草就是一个“固氮工厂”,对沙地有明显的改良作用,能将沙漠变成良田。

  亿利创新研发出甘草种植新技术,将竖着长的甘草变为“睡”着长。一棵甘草的绿化沙漠面积从0.1平方米扩大到1平方米,新技术将绿化效力扩大了十倍。

  利用这种新技术,我们实现了一举四得:绿化了沙漠,建立起甘草药业产业链,修复了土地,带动了贫困户脱贫。目前,亿利在中国各大沙漠种植面积达220多万亩,每亩每年的收益有70多美元。

  亿利发明了“生态光伏”,板上发电,板下种药,板间养羊,形成立体循环产业,既治沙又发电,还能减少种植、养殖的蒸发量。

  据测算,1GW 生态光伏每年可发电5.27亿度,节约标准煤约 44.2 万吨,减排二氧化碳约 117 万吨,防风固沙面积可达4000 公顷,生态效益十分显著。目前库布其已经建成了0.3GW。

  耐旱植物沙柳生命力顽强,有干旱旱不死、牛羊啃不死、刀斧砍不死、沙土埋不死、水涝淹不死的特性,成为沙漠中的先锋物种。

  亿利人发现,沙柳具有“平茬复壮”和“蛋白饲料”的生物习性,割掉后长得更旺盛。通过机器加工成沙柳粉,这是一种牛羊都爱吃的有机饲料,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

  第一,根据亿利集团30年的治沙实践,治理沙漠必须规模化、系统化,最终形成沙漠绿洲和生态小气候环境,让绿洲、降雨、生物多样性、沙尘成为此消彼长的协同关系。

  绿洲多了,降雨量就多了、生物多样性就好了,沙尘暴自然就会减少,人类的生存环境就美了。

  我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提出了“沙漠经济学”的概念,理念的核心就是如何把沙漠的问题变成机遇,把沙漠的负资产变成能产生GDP的绿色资产。当然,我正是这个理论的践行者。

  30年的实践告诉我们,“治沙、生态、产业、民生”四轮驱动和“向沙要绿、向天要水、向光要电”是一个有效的模式,真正把绿起来与富起来相结合、生态与产业相结合,企业发展与生态治理相结合。

  第三,治理沙漠必须要有高科技的支撑,要创新种子技术、土壤改良技术和产业及技术。

  我们发明创造了100多项高端生态技术,如“水气种植法”,10秒钟种下一棵树,效率提高14倍;我们培育出1000多种沙漠里抗寒、耐寒、耐盐碱的种质资源。

  我们建立了生态信息大数据系统;我们创新应用了无人机植树、盛水容器苗固沙造林等最新技术。

  索尔海姆先生提出,沙漠不是敌人,也不是难以战胜的问题,是机遇和巨大的资源。亿利愿意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与联合国环境署携手,共同推广库布其模式和分享库布其经验,为对抗沙尘暴和实现联合国2030土地零退化做新的贡献。也希望伊朗能够成为绿水青山的幸福家园。

  当下,全球有20亿人口受到荒漠化的威胁,国际社会正在积极寻求解决方案。作为中国治沙的一名老兵,我访问过多个受荒漠化困扰、生态系统退化问题严重的国家,深刻体会到习总书记关于“人与自然是一种共生关系”“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等论述构筑的大生态观,是生态文明的新理念,体现了共创和谐地球的整体观。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我们永远的追求。哪里有沙漠,哪里有贫困,哪里就有中国库布其治沙人和库布其模式播撒的绿洲。

  “沙漠越来越少,绿色越来越多!”这是王文彪的期待。他希望“全国上下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做实功不做虚功,要把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落实到可操作的政策上、可实施的法律上、可量化的时间表和路径图上去贯彻,以尽早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王文彪希望把十九大报告中有关生态文明建设的伟大战略思想变成可操作的政策去落实,变成可实施的法律去执行,变成可量化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去贯彻。王文彪希望能把库布其治沙实践经验作为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生态文明建设典范案例,进一步总结完善,通过典型引路,示范带动,推动我国沙漠生态文明建设和沙区脱贫攻坚,助力“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在新疆、西藏、宁夏、甘肃、河北等沙漠危害严重地区,大力推广库布其模式,采取企业出资出模式、地方政府投入、有关社会企业参与的方式,加快发展沙漠生态农牧业和药业、沙漠生态新能源产业、沙漠生态旅游产业,加快沙漠治理,改善区域经济。同时,加快建设沙漠生态公园、沙漠生态文明小镇、沙漠碳汇林示范区,加快区域经济转型,加快建立沙漠生态产业服务基地,让沙区与全国同步进入小康社会。

上一篇:11张照片带你领略百内国家公园的壮丽 下一篇:第57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不息”中国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