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者之歌:214国道白茫雪山段养路工群像素描
分类:旅游资讯 热度:

  沿滇藏公路前行,爬上雄伟的白茫雪山。路两旁忙碌的,便是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公路管理段白茫雪山道班这群可敬可爱的养路工。他们弯腰挖侧沟的姿态,在海拔4000―4500米雪山处,如同雕像。

  农布今年40岁,却已在道班工作了22年。讲起1994年那场大雪,他仍心有余悸。每年冬季,他们都要担负铲雪挖冰的任务。那一次,他和同事们7天7夜轮流倒班,才向前推进了90多公里!只有一辆车可供休息,吃的是冰块一样的馒头,白天还能轮班睡会,晚上根本不敢睡,酷寒缺氧,“怕睡着了就醒不来了”。

  整理路肩――填满变形路段的坑塘――将卡缝砂石铺满路面――按路形精刮一道――清除侧沟,这多年经验总结出来的工序,让平整舒适的路面一步步在他们脚下延伸,他们用辛勤汗水换来了雪山公路的安全畅通。

  “许多藏族老妈妈每年来义务养路,因为养路等于上香,养路能增寿。”姚英告诉我们。姚英的丈夫家开了两个酒楼,年收入上百万元,可她始终坚持做养路工。“儿子说我傻,丈夫跟我吵,我哭了,哭过我还是要来道班。”

  每逢阴雨天气,安宗的头还是会痛;每次走过当年出事的地方,她还是会害怕。由于山体结构复杂,雪山公路上经常有石块掉落。2004年6月,一块碗口大的石头硬生生砸到了安宗的头上,同事用手套压住涌出的血,把她送到了德钦县城医院住了十几天,又转到昆明的医院住了三四个月,身体才恢复。身体一好,她又回了道班,她离不开道班。

  采访农布时,他的手机响了,是《吉祥三宝》的音乐。虽然听不懂他说什么,但可以读懂他一脸的幸福。挂断后,他告诉我们,是他女儿的电线年只能回家两次,但一对儿女都很崇拜他,“就像小时候我崇拜爸爸,他那时是修214国道的工人。”“父亲修路,儿子养路,我觉得挺好。”农布一脸自豪。

上一篇:哈萨哈克斯坦出土金字塔 比埃及金字塔早1000年 下一篇:欧罗巴美食巡旅——极北峡湾飘鱼香:挪威美食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