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百内国家公园:徒步者天堂
分类:旅游资讯 热度:

  如果说,旅行是为了远离喧嚣的尘世,在悠然的大自然中寻求精神慰藉,并给身体充电,那么,百内就是那个“对的地方”。

  早在去智利的巴塔哥尼亚以前,我就对自己的旅行装备——主要是服装、鞋子、背包——做了最充分的准备,要它们务必达到既便于行动,又防风、防水、保暖的要求。防水冲锋衣、雨裤、高帮防水工作皮鞋、背包的雨罩、抓绒裤、羽绒服,统统带上。

  我这般如临大敌,主要是受了去过那里的名人的影响。达尔文在被问及环球旅行中印象最深的地方时,提到了巴塔哥尼亚。他没说那里很美,但记得那里的狂风。他从那里回家后大约100年,切·格瓦拉骑摩托车从那里经过,也留下了和狂风搏斗的记录: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防止风把摩托车吹跑,他得用绳子把车绑在电线杆上。他的摩托车旅行日记语焉不详,这让我感到纳闷:一般来讲,摩托车会比人重不少,如果他担心摩托车被风刮跑,那他又采取什么措施把自己固定在地面上呢?

  除了风大,那里的多雨雾也很出名。一个美国小伙子跟我说,他在智利百内国家公园(那里正是我这次在巴塔哥尼亚的主要目的地)里待了4天,除了风吹雨淋、漫天大雾,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看不见,我不怕。我有思想准备,我知道除了碰碰运气以外,别无良策。但是装备上就不能碰运气:在那样的纬度和低温的环境下,如果衣服湿了,人会相当遭罪。

  装备齐整,我出发了。在公园内的旅馆住宿时,我暗自为自己的慎重庆幸——所有的游园者都和我一样有备而来:旅馆门口的鞋架上,摆着房客们脱下的、清一色高帮防水登山鞋,质量上乘、样子时髦,就像高档户外用品店的陈列架。这架势,我在别处都没见过。

  离百内国家公园最近的城市,是太平洋边的蓬塔阿雷纳斯,我从那里坐旅行社的大巴车去公园,有几十公里远。路上车辆、行人绝少,路边平坦的旷野一望无际,长着稀疏、枯黄的野草,了无变化,平淡无奇。

  只有时不时出现的羊驼让人眼前一亮。这种只生活在这个大陆的动物,喜欢成群结队地游走,它们常常跳过公路边的铁丝网,大摇大摆地穿过公路。让我艳羡的是,羊驼跳过1米多高的铁丝网都不用助跑,走到跟前,腿轻轻屈一下就顺势弹起来了,然后轻盈落地,那么流畅、飘逸。

  没有羊驼的时候,就很无聊,直到公园出现。其实,公园的出现,也平淡无奇:远处一堆大石头而已。车子开到离山很近的地方,我才隐约明白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离公园越近,心里越沮丧。眼前的山简直平庸至极,矮矮的堆在那里,让人毫无期待。我想起在尼泊尔,离山老远,你的心就会怦怦跳。即使一两千米高的山,像黄山、华山,到了山脚下,你发现它头角峥嵘,也会很兴奋,脚底发痒。但是,这也是百内给我的第一个教训和惊喜:以貌取人不对,以貌取山也不对。

  从外面看相貌平庸的山,一旦深入,立刻焕发异彩。随着山势缓缓起伏蜿蜒的山道,如茵的草甸,从下到上、从绿到红、颜色变化万千的树林,开阔的湖水,飞溅的瀑布,壮丽的冰川,壁立千仞的雪峰,祖母绿色的山间小湖——就说你想看什么吧?它样样拿得出手。

  我在公园里选择的是4天行程。晚上跟同住的游客聊天,发现很多人都选择走一个星期,也有像朝圣一样转山的,一走十几天。从外面看那么不起眼的山,在其中走十几天,要不是进去看了几天,明白了它的真正之美,我是断不会理解的。

  偌大的地盘,不管平地还是山路,不管地势如何险峻,都没有一条专门铺过的路。实际上,很多路段,根本就没有我们通常称之为“路”的东西,要靠树干上的标记指引才不致迷路。仅有的几处旅馆聚集地之间,需要步行至少半天,其间没有任何店铺、摊贩,你想买一杯水都无处可得。而且,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资利用。我在园中的几天,就像所有的游客一样,每天背着我的75升背包,至少步行七八个小时。

  这个国家公园在智利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九寨沟、美国的黄石。但是有时,走上一个小时也不一定能见着一个人。我根据路上的情况和进出公园时的情形判断,大概一天有百八十个游客进出。我不理解。这个山要让我承包下来,我会修一个机场、一个长途汽车枢纽、10条柏油路、5条缆车线匹马和相应数目的马夫,以确保每天有一万游客来送钱……

  但是,如果说旅行就是为了远离喧嚣的尘世,为了在悠然的大自然中寻求精神慰藉,为了给身体充电,那百内就是我们要去的那个“对的地方”。我的装备也派上了用场,因为我赶上了两个小时的雨。没刮大风。但是,达尔文、切·格瓦拉的故事大概也不是乱吹的。我在路上看到很多地方的树,树冠上的树枝是全体一边倒的,像一颗睡扁了的头,“大风曾在这里肆虐”便无需多言了。

  因位于南半球,所以3~4月正是巴塔哥尼亚的秋天,要欣赏秋色,此时前往最佳。

  旅行安排:可先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乘飞机抵达蓬塔阿雷纳斯。然后,在入园前向当地的旅行社预订旅馆、餐饮,包括往返公园的大巴。旅行时间长短可以自己酌情决定,一般三五天已可遍览主要景点。蓬塔阿雷纳斯的旅馆,大都代办这些业务。

  虽然是自助游,但是园中住宿、餐饮设施稀少,而露营、自炊,都大大提高了旅行的难度和行囊的重量,所以,还是通过旅行社预订旅馆和餐饮最为便捷。旅行社提供的这些服务,收费基本固定,最便宜的一档1天约需100美元,含青年旅馆宿舍式的住宿和3顿饭(在住宿的旅馆吃,午饭是一个盒饭)。如果想住得舒适一些,也有更高档但昂贵的旅馆可供选择。

  如果说,旅行是为了远离喧嚣的尘世,在悠然的大自然中寻求精神慰藉,并给身体充电,那么,百内就是那个“对的地方”。

  早在去智利的巴塔哥尼亚以前,我就对自己的旅行装备——主要是服装、鞋子、背包——做了最充分的准备,要它们务必达到既便于行动,又防风、防水、保暖的要求。防水冲锋衣、雨裤、高帮防水工作皮鞋、背包的雨罩、抓绒裤、羽绒服,统统带上。

  我这般如临大敌,主要是受了去过那里的名人的影响。达尔文在被问及环球旅行中印象最深的地方时,提到了巴塔哥尼亚。他没说那里很美,但记得那里的狂风。他从那里回家后大约100年,切·格瓦拉骑摩托车从那里经过,也留下了和狂风搏斗的记录: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防止风把摩托车吹跑,他得用绳子把车绑在电线杆上。他的摩托车旅行日记语焉不详,这让我感到纳闷:一般来讲,摩托车会比人重不少,如果他担心摩托车被风刮跑,那他又采取什么措施把自己固定在地面上呢?

  除了风大,那里的多雨雾也很出名。一个美国小伙子跟我说,他在智利百内国家公园(那里正是我这次在巴塔哥尼亚的主要目的地)里待了4天,除了风吹雨淋、漫天大雾,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看不见,我不怕。我有思想准备,我知道除了碰碰运气以外,别无良策。但是装备上就不能碰运气:在那样的纬度和低温的环境下,如果衣服湿了,人会相当遭罪。

  装备齐整,我出发了。在公园内的旅馆住宿时,我暗自为自己的慎重庆幸——所有的游园者都和我一样有备而来:旅馆门口的鞋架上,摆着房客们脱下的、清一色高帮防水登山鞋,质量上乘、样子时髦,就像高档户外用品店的陈列架。这架势,我在别处都没见过。

  离百内国家公园最近的城市,是太平洋边的蓬塔阿雷纳斯,我从那里坐旅行社的大巴车去公园,有几十公里远。路上车辆、行人绝少,路边平坦的旷野一望无际,长着稀疏、枯黄的野草,了无变化,平淡无奇。

  只有时不时出现的羊驼让人眼前一亮。这种只生活在这个大陆的动物,喜欢成群结队地游走,它们常常跳过公路边的铁丝网,大摇大摆地穿过公路。让我艳羡的是,羊驼跳过1米多高的铁丝网都不用助跑,走到跟前,腿轻轻屈一下就顺势弹起来了,然后轻盈落地,那么流畅、飘逸。

  没有羊驼的时候,就很无聊,直到公园出现。其实,公园的出现,也平淡无奇:远处一堆大石头而已。车子开到离山很近的地方,我才隐约明白这就是我们的目的地。离公园越近,心里越沮丧。眼前的山简直平庸至极,矮矮的堆在那里,让人毫无期待。我想起在尼泊尔,离山老远,你的心就会怦怦跳。即使一两千米高的山,像黄山、华山,到了山脚下,你发现它头角峥嵘,也会很兴奋,脚底发痒。但是,这也是百内给我的第一个教训和惊喜:以貌取人不对,以貌取山也不对。

  从外面看相貌平庸的山,一旦深入,立刻焕发异彩。随着山势缓缓起伏蜿蜒的山道,如茵的草甸,从下到上、从绿到红、颜色变化万千的树林,开阔的湖水,飞溅的瀑布,壮丽的冰川,壁立千仞的雪峰,祖母绿色的山间小湖——就说你想看什么吧?它样样拿得出手。

  我在公园里选择的是4天行程。晚上跟同住的游客聊天,发现很多人都选择走一个星期,也有像朝圣一样转山的,一走十几天。从外面看那么不起眼的山,在其中走十几天,要不是进去看了几天,明白了它的真正之美,我是断不会理解的。

  偌大的地盘,不管平地还是山路,不管地势如何险峻,都没有一条专门铺过的路。实际上,很多路段,根本就没有我们通常称之为“路”的东西,要靠树干上的标记指引才不致迷路。仅有的几处旅馆聚集地之间,需要步行至少半天,其间没有任何店铺、摊贩,你想买一杯水都无处可得。而且,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资利用。我在园中的几天,就像所有的游客一样,每天背着我的75升背包,至少步行七八个小时。

  这个国家公园在智利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九寨沟、美国的黄石。但是有时,走上一个小时也不一定能见着一个人。我根据路上的情况和进出公园时的情形判断,大概一天有百八十个游客进出。我不理解。这个山要让我承包下来,我会修一个机场、一个长途汽车枢纽、10条柏油路、5条缆车线匹马和相应数目的马夫,以确保每天有一万游客来送钱……

  但是,如果说旅行就是为了远离喧嚣的尘世,为了在悠然的大自然中寻求精神慰藉,为了给身体充电,那百内就是我们要去的那个“对的地方”。我的装备也派上了用场,因为我赶上了两个小时的雨。没刮大风。但是,达尔文、切·格瓦拉的故事大概也不是乱吹的。我在路上看到很多地方的树,树冠上的树枝是全体一边倒的,像一颗睡扁了的头,“大风曾在这里肆虐”便无需多言了。

  因位于南半球,所以3~4月正是巴塔哥尼亚的秋天,要欣赏秋色,此时前往最佳。

  旅行安排:可先从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乘飞机抵达蓬塔阿雷纳斯。然后,在入园前向当地的旅行社预订旅馆、餐饮,包括往返公园的大巴。旅行时间长短可以自己酌情决定,一般三五天已可遍览主要景点。蓬塔阿雷纳斯的旅馆,大都代办这些业务。

  虽然是自助游,但是园中住宿、餐饮设施稀少,而露营、自炊,都大大提高了旅行的难度和行囊的重量,所以,还是通过旅行社预订旅馆和餐饮最为便捷。旅行社提供的这些服务,收费基本固定,最便宜的一档1天约需100美元,含青年旅馆宿舍式的住宿和3顿饭(在住宿的旅馆吃,午饭是一个盒饭)。如果想住得舒适一些,也有更高档但昂贵的旅馆可供选择。

上一篇:海上明珠终闪亮 湛江渔人码头开盘暨世批联论坛 下一篇:报名就缴运尸费的撒哈拉沙漠地狱马拉松到底有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