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数字报-站在好望角
分类:旅游资讯 热度:

  头上是一碧如洗的万里长空,脚下是被海浪千万次咬噬的坚硬岩石,眼前是不断奔腾呼啸而来的阵阵波涛,它们不时地在岸边激起白色的浪花,而后化作雪一般的泡沫,渐渐退去——这就是名闻遐迩的好望角,这就是位于非洲最南端、被十五世纪中叶葡萄牙航海家命名为“风暴角”的好望角——CapeofGoodHope——有好希望的海岬之角。

  此刻,我真的是站在世界闻名的好望角吗?记得少年时代学地理,翻阅世界地图,“好望角”这个名词早早印在了脑海里,因为它好记、易懂,不像有些地理名词,又长又难记,比如“博斯普鲁斯海峡”。后来长大些,知道好望角位于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汇处,可以同时看到两个大洋,那时就想,大约“好望”的意思是能望到许多好地方吧。但是,要说想到哪一天真的在好望角上站一站、望一望,那是从来不敢也不会有此非分之想的,因为它毕竟在遥远的非洲大陆,离我们中国太远了!

  而今天,我却分明站在了好望角上,站在了非洲大陆最南端的紧贴海岸的岩石上,这是再也不能前移半寸的海水与岩石咬合的顶头,脚底下便是不断冲击岩石的海水。此刻,我的心,似乎也随着海面的波涛在阵阵起伏,脑海里闪现的是曹孟德《观沧海》中的诗句“东临碣石,以观沧海”,只是感觉他的沧海似乎不如我现在面对的沧海更为浩渺广阔,更显无际无涯。身边站着的朋友,用话语提醒着我,我这不是在梦境中,是在切切实实的人境现实之中——我们是在结束了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召开的国际比较文学年会后,飞抵开普敦,再从开普敦专程驱车来到此地的。

  真的站到了这个可望而不可即的非洲最南端,令人确有些似真似幻之感。原先觉得世界真大,大的不可企及,难以想象,而如今却又觉得这个世界真小,小到亚洲和非洲之间忽然只有一步之遥。不是吗?海峡两岸的同胞,居然会在这遥远的非洲好望角相遇——开车带着我们一行人来到好望角的,竟然是居住在当地的一位华人,他来自祖国宝岛台湾,健谈的他,一路上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们开普敦的历史与风土人情,告诉我们好望角的来龙去脉。他说,南非这个地方,和非洲其他国家不同,这里生活着黑人、白人和杂色人种,不同的人种聚居在一块,他们的文化和风俗人情,呈现出不同的色彩,今天的南非,虽然黑人已成了土地的主人,但是,要真正改变他们中大多数人的生活面貌与地位,那恐怕还需要漫长的岁月,南非之所以会有大批白人涌入,是因为南非北部有着丰富的黄金储藏,约翰内斯堡地底下的黄金,吸引了欧美许多白人蜂拥而来,由于百多年来黑人和白人的共同努力奋斗,使得昔日贫穷落后的南非,成了今天非洲人眼中的“天堂”。

  好望角,确实曾给一些人带来过好希望,百多年来涌到这里的人们中,确有人通往了希望的大道,发财致富了。然而,好望角同时也是“风暴角”,那位台湾同胞告诉我们,大西洋和印度洋的风暴,给许多经过这里的船只以灾难性的厄运。那些冲着黄金热来到这里的人们,其中不少人,尤其是黑人,他们在这里不光洒下了血汗,还留下了生命的躯体——看来,好望角,可望而不好即啊,它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幸运之角。

上一篇:沈阳国家森林公园被列为全国冰雪旅游典范 下一篇:游客像轻功高手滑行密西西比河上NFL年度冠军总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